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炸雷!10年11次融资的科技巨头 又是惊天骗局?
炸雷!10年11次融资的科技巨头 又是惊天骗局?

又一家科技巨头“炸雷”了。

据中国网财经报道,业内素有大数据“独角兽”之称的“九次方”核心高管近期向该媒体透露,“大数据行业领军人物”、“九次方”创始人&董事长、上市公司群兴玩具(002575)实际控制人王叁寿因涉及案件已于今年1月初被警方带走。

该高管向中国网财经透露,王叁寿是在“九次方”公司里被警方带走,一起被带走的还有“九次方”的财务人员。

最新进展是,王叁寿的亲戚、朋友开始筹集资金,补缴数百万税款,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。

有意思的是,王叁寿1月初被带走,“九次方”今年4月份,还在发布题为《九次方创始人:春天前总有几天倒春寒,2020年创业者尤其如此》的励志内容。

文中描述:“2020年初的这场倒春寒,也是九次方创业路上需要面对的挑战之一。王叁寿始终保持着快速发展时代下的危机意识......”

不免令人......

据公开资料显示,王叁寿此人有众多身份与荣誉,是云上贵州十大风云人物之一,早年间还做过CCTV《创业者说》栏目的嘉宾,于2010年创业,成立大数据公司“九次方”。

2014年-2020年间,王叁寿频繁出现在各种公开场合,为大数据行业发声,被称为,大数据领域较早一批创业者,“行业先驱”、“数据之王”。2015年,CCTV还播出过专题纪录片《王叁寿:我为大数据狂》,专门讲述王叁寿勤奋创业,不为人知的一面。

近年,他获得关注最高的动态是,2018年底,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入主上市公司群兴玩具,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此次交易,曾一度使群兴玩具股价高升,虽然这家公司市值仅几十亿(4月15日收盘数据显示,群兴玩具市值38亿),还是引发业内对王叁寿未来的无限遐想。

但也引来大量质疑。

质疑声主要集中在转让资金问题上。接盘群兴玩具,王叁寿至少要支付7亿元现金,而这些钱的来源是高利率借款以及质押所持核心资产的股权,关键问题是,王叁寿的核心资产,与股东之间存在法律纠纷,王叁寿旗下部分资金当时处于冻结状态。

据此次向中国网财经爆料的核心高管透露,当时王叁寿部分被质押的股权实际上属于团队里中小股东的,但他们没有提意见的权利,有些甚至都不知情。

关于王叁寿的问题还不止于此。

群兴玩具近期曾发布一份公告显示,控股股东在密集频繁质押、减持股份,以谋求尽快套现!

2020年2月17日-3月2日期间,控股股东北京九连环累计减持1237万股;成都星河持有群兴玩具3364万股,质押率100%;深圳星河持有5047万股,质押率97%;北京九连环的持股数为3093万股,质押率64%。其中有三家公司,均为王叁寿所控制,质押率合计高达近90%。

进入群兴玩具不足两年的实际控制人王叁寿不仅通过旗下公司,疯狂套现群兴玩具,其所控制的“九次方”股权也大部分处于出质状态。此前,“九次方”内部曾发布一封邮件,提到“公司内部现金流十分充裕,账上还有6亿元未分配利润。”

账上有6亿元还要疯狂质押股份,这明显解释不通此种异常操作行为。因为上述行为,多会发生在公司资金链严重紧张,或要“跑路”的情况下。

投资家网查阅公开资料显示,“九次方”表面上不该是个缺钱的公司。前前后后已经拿到过VC/PE、产业资本、战略投资者的多轮融资。具体为:

2012年,获得IDG资本、博信资产、复朴投资的天使轮融资,金额未披露。

2015年,获得IDG资本、德同资本、博信资产的A轮融资,金额2亿元。

2015年,获得信中利资本、键桥通讯、博信资产、IDG资本、德同资本、鼎峰资本的B轮融资,金额5亿元。

2016年,获得睿思投资、檀实资本、精一投资、瑞潇投资的B+轮融资,金额未披露。

2017年,获得兴泓资产、建银国际、中新基金、浙科投资、中国风险投资、创新谷、东方证券、博信资产、凯复资本、宏泰天睿、盛桥投资、毅凯投资的C轮融资,金额未披露。

2018年,获得财富嘉资产的战略融资,金额未披露。

2018年,获得安妮股份的战略融资,金额8000万元。

2018年,获得华铭智能、荣科科技的D轮融资,金额1亿元。

2019年,获得霍恩基金、泛泰创投的战略融资,金额未披露。

2019年,获得东莞证券战略融资,金额未披露。

2019年,获得明石创新、东证锦信、粤科鑫泰股权投资基金的战略融资,金额未披露。

成立10年时间,“九次方”拿到了11次融资,有的一年融2次,有的一年融3次,在股权投资市场甚是抢手,这样一个大数据“独角兽”在2019年时还拿了3次融资,到2020年4月份,实际控制人却要靠质押度日,简直不可思议。

2016年之前,IDG资本注资3次,非常看好“九次方”。

2016年之后,“九次方”已披露融资金额大减,不排除该公司的估值已经严重缩水。

从2017年开始,陆续有人在知乎发帖爆料称,“九次方”存在压榨、拖欠员工工资行为,“最多一次只拿了80%的工资,进入这家公司,感觉自己被骗了,建议入职前先做好咨询。”

一位自称在“九次方”工作1年的前员工透露,“九次方”内部存在很多问题。“大领导和高层说话水分都比较大;这个公司感觉不崇尚技术,崇尚销售和吹牛;除了名字里有大数据,别的跟大数据不沾边。”

还有媒体分析认为,王叁寿着急套现,可能与其管理的公司“水分大”,资本故事讲不下去有关。

自从入主群兴玩具以来,许多业内人士都认为,王叁寿是为了帮助“九次方”实现借壳上市。1年多过去了,“九次方”的资产入住却没有任何动作,不合逻辑,“壳公司属性明显。”

那位向中国网财经爆料的高管表示,“九次方”不可能装入群兴玩具,单独上市也没戏。

因为“九次方”的“水分”的确太大,其体系里的很多关联公司都是“壳”。“市场上认为,王叁寿借群兴玩具上市的看法是被误导了。”

中国网财经记者调查的结果也从侧面证实了该高管的说法。相关资料显示,“九次方”体系内多家公司存在大量异常记录。其中,出现经营异常股东数9家,子公司陷入经营异常数14家。该高管透露,“王叁寿目前乱债缠身,已无心关注公司业务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王叁寿在成立“九次方”后,还曾在2005年创立一家名为“汉鼎”的公司,专门为IPO企业提供咨询服务。“汉鼎咨询”曾被业界视为“中国最大的IPO咨询公司”。

号称服务过1000家企业,近300家上市公司。但因涉嫌夸大服务企业,“汉鼎咨询”的诚信度也遭到过质疑。2019年6月,证监会网站上还公布过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,里面出现了王叁寿的名字,原因是,涉及内幕交易。

“九次方”的官方微信上,王叁寿更是被吹得“神乎其技”。

与他玩的心思,形成鲜明反差,简直是在打脸!

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

丽水市有平建材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高溪乡缸窑村1-1号